1. HOME
  2. 关于试玩

高老庄悟空行侠 云栈洞八戒仗义

 
  
  猪猴二人驾着云盘,悠哉游哉,向东望去,但见:红日出海中,浪花腾火焰。薄云添柴薪,天空正燎原。向西望去,但见:冥冥星辰退,呜呜月儿哀!同辉是骗局,共存是流言。往下望去,但见:山川阴阳脸,江河起云烟。蚁行蚯蚓道,龟爬黑丝带。二人正行间,忽有妙音传来,细听之,乃自地而升,看地貌,似古长安所在,但并非钟磬之音,佳丽之声。乃是村笛芦管丶皮鼓唢呐之鸣,土包子丶破锣嗓之嚎。什么"东方红丶大阳升,中国出了个啥东东"之类。八戒道:"这歌声,还拿来对天唱。"悟空道:"你这就外行了,万事皆以新奇为妙,陈旧即厌,音乐亦如此.据说有个孔老二听韶乐,三月而不知肉味,可听了三个月过后呢?他还是吃肉了,以后也没听说他再这样不吃不喝地去痴迷那韶乐了。就拿我们天上的仙乐说吧!无非就是钟磬笛琴,敲拉吹弹,几个仙女叽叽嘎嘎地哼,几万年一层不变,豪无生气。哪比人间,锅碗盆瓢,皆可作乐,乡俗俚语,皆可为词,男女老幼,皆能传唱。正所谓此声只应地上有,天上哪得几回闻呐!""猴哥,你说反了吧!人家赞好都是说只应天上有,你却来个地上有。"你真是孤陋寡闻,岂不知,天是地上的轻浮之物上升而成,神仙是人间精灵而变,天上有人间有,人间有天上不一定有。所以呀,天没有什么了不起的,但天上的神仙又要想高高在上,才编出什么故事丶经典来所谓教化万民,实则是神化自己,愚弄生灵。但千万年来,也有许多不信神的,常将天庭造个稀烂。""这我知道,你就是一个。""我还不算,这歌里就有一个。那个什么东东,本是一介贫民,读了几卷书,反而不守天规。初是拉些泥腿子啸聚山林,后竟夺取江山,坐上龙庭。而人们反把他比着太阳,比着救星。玉帝老儿威风八面,也没人把他比作太阳,你我随师傅历尽千辛万苦,取来真经,有把我们比着救星的吗?""这倒没有,难道玉帝和如来都比上他的功德么?""这不是功德大小问题,而是适应性问题。人间之凡夫,大多没有仙风道骨,升不了天作不了仙的,你玉帝却要用天道仙规去严格要求,这现实吗?芸芸之众生,大多是进不了极乐世界的,佛祖却要用佛戒佛缘去普渡众生,这能办到吗?我们的神仙佛爷,不看对象因人施教,所以众心难服。那个东东就是抓住了这一点,常人关乎衣食住行,因而其许诺分田地,均平富,争自由,反贪腐,博得大多数人之欢心。之所谓人心向背决胜负,得民心者得天下,无论你怎么指责他不尊天规,不守佛法,但他征得了民心,你就没法。""是的,我那些高老庄的老乡后亲,时常烧香化纸祷告说,他们分得了多少多少土地。""你表面上是高太公女婿,实际上就是个长工而已。高太公仗着你开荒地广,成了当地有名的大地主,又仗势欺人强买强占,以至高老庄四方土地都姓高,家家户户把租交。现传上百代,更是如裹雪球。那东东一坐江山,才将其分了。乡民感谢你,也无非看在同是劳苦人的份上。""那不知高翠兰他们分了么?我听说那东东既要共产,还要共妻呢!""你以为你是伟光正吗?你以为你那老丈人就是泰山那样岿然不动心吗?你以为高小姐就终贞不逾吗?告诉你,且不说千多年早就化为肉泥灰骨了,就我们走后不久,高小姐就耐不住寂寞,高太公为了攀龙附凤,就招了个高官二为婿,不久官二就晋升为官一,所以后来高家才有那么大势力。""我老丈人就是那么个见利忘义的小人,我一天干那么多活,多吃了两馒头就不高兴了。不过高小姐还是真心实意的,只嫌我丑点罢了。""既然有嫌,必然有欢,什么真心实意?我看你永远是只猪。""猪有啥不好?饿了吃,吃了睡,死时又可不受罪。作人有什么好?生入苦海,愁吃愁穿,虽说寿长,经历磨难,百年到头,死时缠绵,非到天怒人怨,不得脱化上岸。"
  
  二人有说有笑,早已云开雾散,西望有一高山,八戒一眼认出那就是福陵山了,可走进细寻高老庄,除遍地石头桩桩外,高老庄却无踪无影。悟空手当遮光罩,开启火眼精睛功能,在那些石林中见有一牌坊,上书<高老庄市>大字,方恍然大悟。这相隔了一千多年,以前那些土坯草房,焉能经住这悠悠岁月的风雨剥蚀?恐早已化成泥土流沙了。又这一千多年中,人口发展已近百代,原那几幢东倒西歪的房子,岂能够住?因此地盘扩大丶高楼耸立,立体发展了。悟空道:"兀的就是高老庄。"八戒叹:"真是今非昔比,连我都认不出来了。我开的良田沃土,怎么全安些石柱子在里面了。""那是洋房,叫什么摩天楼,一层层如蜂巢般搭建起来的现代人之居所。""既然到了,咱们还是下去看看吧!"二人在郊外按下云头,捡个背静之山坳,准备变换-下面目。悟空说:"咱们先瞧瞧今人装束再说,以免不仑不类,惊动生灵。"八戒说:"看什么看,入乡随俗,到得高老庄,就扮老行当。"说罢一个华丽转身,但见:虽五大三粗,倒还象个人,全身上下,柳柳挂筋筋;头裹汗布,腰束草绳,铁钉钯挑对蓝子,里面三五十个萝卜头。悟空也来个老猫洗脸,双手拂将下来,只是:弯腰驼背,全身瘦骨嶙峋,两脚轻浮,风中站立不稳;背篓大过肚子,装了十来个鸭蛋,为防迭扑滾摔,金箍棒作杵路棍。二人一身农夫农妇打扮,迭迭撞撞地走上大路,只见:路宽且平,真个是天衣无缝;车水马龙,少有行人步行;穿着异样,全无唐宋遗风;西装革履,哪象农家子弟。猴猪反倒如异类,无论车上车下的人都指指点点,议论纷纷。甚至将车来故作冲撞,二人左躲右闪,狼狈不堪,而车上人却哈哈大笑。悟空看着来气,将杵路棍往车上一摔,只见顶破胎爆,那车顿时扒在路中间。车上人下来,抓住悟空如提小鸡,声称要赔要揍。八戒冲上来用蓝子一转圈,这些人如倒麻杆四下趟下。争执中有人报警,不一会警察赶到,问明原由,笑道:"我处理这么多案子,还没听说杵路棍砸坏车子的,将来瞧瞧,是什么魔棍?"悟空检来杵路棍,与警察看,不过一枣木棒而已。警察将那帮人喝斥一翻,转身开车而去。而这帮人仍不善罢甘休,要把这杵路棍来踩断方解心头之恨,不料刚抢过去,那人就随棍子倒下,几个人也拉不起来,又去抬棍子,却纹丝不动。众人觉着异样,那司机算是有所领悟,走上前来下跪地求饶:"都怪我们有眼无珠,得罪了世外高人,你是活神仙丶活菩萨,是祖先人复活,求你饶过我等无知,保全性命则个。"悟空也不吭声,踉踉跄跄走上前去,轻轻取来杵路棍,默默无语往前行。而那帮人只有在原地发呆。
  
  二人一会儿便来到那牌坊下,除那<高老庄市>烫金大字高耸入云外,各层还雕刻有高太公丶高小姐丶猪八戒等人物故事,特别是猪八戒背媳妇,更是唯妙唯肖,活灵活现,看得八戒面红耳赤。八戒道:"一个好好的庄子,偏要弄成个市,大量的良田沃土,被弄来修街修房。立个牌坊又不弄些好看好听的,著这些丢人现眼的事,光荣吗?"悟空道:"这你八戒就太土老冒了,殊不知,万事都要讲名气。有个什么万世师表的人说:名不正就言不顺,言不顺就事不成。由庄变市,自然要扩大地盘,要扩大地盘就得要有人来居住,要有人来居住就要有吸引人的由头,要有吸引人的由头就得要有名气。想高老庄也没什么更大更好的名气,只得把你们家那档子事抬出来,以吸引人眼球,除这牌坊外,说不定你那云栈洞也开发成风景名胜区了呢?""你要说就说点好的不成吗?如我开荒种地,为高家庄带来了几千年的繁荣昌盛,他们不往上画,偏要戳人脊梁骨作甚?""呵呵!这不是为了吸人眼球吗?俗话说,好事不出门,坏事传千里。凡夫俗子,就靠点好奇心活着,因而越是奇怪就越吸引人。只要奇而怪,如婊子立牌坊,强盗修庙堂,也是合情合理的。你别看着不舒服,你那点丑事如今都人人皆知了,别人巴不得如你一样,只要出名,无论美丑,为了捞钱,休管荣耻。据说如今那些名人,都是靠玩弄希奇古怪而成的。还有好多为了出名,不惜礼义廉耻,裸奔裸舞裸戏,以吸引众人目光。或干脆直接投靠达官贵人,男送钱财妻女,女献娇身玉体,外称干爹干爸干儿女,内呼走狗奴才二奶奶,跟在官员名人屁股后面,狐假虎威地搭着出名。因此,你那点风流韵事,在当今人眼里,根本就失去了兴奋感,而人们只对你当妖怪和取经路上的风流韵事还有点余兴未尽罢了。"
  
  二人一路议论一路来到一处所在,但见:金碧辉煌,方塔圆顶。庭院开阔,花木茂盛。旗帜招展,岗哨围城。恍如西方菩提宫,又如天上灵宵庭。<党政部>几字大如牛斗。猪猴二位不知这是什么寺院,想去看个究竟。走近时才发观,在院墙大门外,黑压压跪着几百人,拉着块污黑红布,上写歪歪扭扭<还我家园>四字,有一老者,拿着本什么<请愿书>双手加额。可那门内有好几名荷枪实弹的保卫守着不让进。悟空八戒走上前去,有人就主动让地劝他们跪下。二人虽是老农装束,但变身却不变心,哪有那下跪习惯。便问这些人因何事干何事找何人为何在此下跪,众人皆应乃是福陵山乡农民,因云栈洞开发成旅游区,强行将他们的土地圈了进去,政府说每年给多少多少补偿,可十来年补偿费一层不变,而各种物品价格却翻了十几番,近年来更是拖欠不兑现,说什么旅游业不景气,亏损严重。而他们要求止补复耕,政府又不同意,说要退耕,他们得自己出钱整治并赔偿旅游设施。他们生活本已十分困难,年青力壮者早已离开这山沟沟,剩下的老弱病残,更是无能为力,因此集体前来找这党政机关要求解决问题的。八戒道:"那你们都是姓猪的了?"众人答道:"福陵山人皆姓朱,这城里都姓高,当官的都全姓高。就那云展洞老板,也是高姓。唉!在这里,姓高的就高人一等,姓朱的就矮人三分。"悟空道:"高姓猪姓很久很久以前不是亲戚关系吗?说是有个叫猪刚鬣的娶了高太公之女高翠兰为妻吗?怎么现在闹得如此生疏?"众人回应说:"我们倒霉就倒霉在那个猪刚鬣身上,他虽应是我等长辈祖先,这里人本姓朱,但他没文化混淆成猪,人们常将朱与猪相提并论,因猪朱同音,我们始终摆脱不了烦恼。其次,那猪刚鬣又本是妖怪,虽然为了骗娶高小姐,给他们高家干了不少活,开了不少地,但高家人从不领情。后来那猪刚鬛被孙悟空降服随唐僧去取经,据说又犯了不少风流罪过,以至千百年来,姓高的都拿来欺负我们姓朱的。"哪你们跪了多久了?""三天了。""有人接了你们状子了吗?""没有。""这里面都住着些什么官?""四大班子。""他们姓甚名谁,官位何称?""书记叫高富帅;市长叫高富贵;主任叫高干子;主席叫高干弟。""嘿嘿!这真是高家的天下了哈!""这可不是嘛,世世代代,我们朱家都是在高家门前跪着生。因此,我们都跪习惯了。"这书记是个什么官哪?"八戒道:"猴哥你不是上通天文,下通地理吗?连这都不知道!书记嘛,顾名思义,就是个抄书的,就象我们那些抄经文的沙弥罢了,有多大个官?市长就是个搞采购的,账房先生;主任就是干主要活的,就是个管家;主席嘛就是个坐上席的,才算得上是官。"有一年青人立马反驳道:"你这位老者也是孤陋寡闻了,这书记可是最大的官,共党一把手。"悟空接着道:"我明白了,共挡一把手,就是一手遮天的那么大个官。虽然他只是个书记,可能他借抄录之机,擅自篡改天道经论,岂不闻,笔下生花似淌血,一字褒贬生死间,所以自古将那书吏称为刀斧吏,实比正堂老爷权利大。"八戒道:"嗨!我们在这争这官大官小干什么?直接进去找他们就是了。"有一老者道:"这位老哥可能不是我方人士,不了解这里情况。你看那里面,那些人都拿着枪,你闯进去就会以冲击机关为名开枪打死你。前年,我们就有-个人不信邪直冲进去,结果被抓去关进疯人院,打了镇静剂被永远的镇静下去了;去年我们有三个代表进去,说是好吃懒做,弄去强制劳动教育,被折磨的死去活来。""哪咋办?他们不出来,你们又不敢进去,就这么跪着等死吗?"悟空道:"我倒有办法,你们将状纸给我,我替你们找去。"那老者说:"看你一个妇道人家,身体象风筝架架,交给你你能办成什么事?我们还是等他们出来亲自交上去吧。"悟空说:"你们不相信我,但这个忙我帮定了,状纸不拿也行,我去叫他们出来。"众人道:"这可是你自己去的,出了事可别攀扯我们哈!这与我们无关。"八戒道:"我们是老夫妻了,别看她老瘦,办事可有两把刷子,俗话说强汉不如泼妇,这事绝不会连累各位乡亲的。"老者问道:"你们也是福陵山人?"八戒应道:"我也姓猪。"老者道:"既如此,就试试吧。可他们不开铁钎子门,量也钻不进去。"悟空道:"这你就别费心了。"悟空放下背篓,单杵拐杖,也不叫门,从那轶钎缝隙中一穿而过,众人看得目瞪口呆。里面保安立即围将上,喊的喊站住,鸣的鸣枪,悟空毫不理会,保安上来又拖又逮,可就是拖不住。保安便向悟空一阵排枪打来,悟空趁势倒下,化为一只马蜂飞将进去,那些保安立即上前要把悟空假尸抬走,可怎么也抬不动,杵路棍也拿不开,外面的人齐声嚷:"这可不是我们的人,与我们无关,我们都是遵纪守法的老实人。"八戒知道这是悟空计策,只是哀叹这些猪家后生,没有一点血性。
  
  悟空变成马蜂,先入到前面楼中,从下至上,从左至右挨个房间查看,最后在最高层丶最中间的一道门上见有书记室标记,但左看右看无缝可钻,于是又去外面后,见有一个大箱子,钻进去仍未找着入口,又见旁边有一管子,虽然滴着臭水,但仍有较大空隙,于是便爬将进去,果然直通里面,但见:一男二女,赤身裸体;弥勒观音,胡闹嬉戏;大肚罗汉,分腿环臂;古灵精怪,左右叫阵。那书记正搂着女秘,斗文作诗,咏物猜迷。一女呤:半山腰中一条沟,芳草茂盛水长流。牛羊骡马不光顾,只有和尚来洗头。书记对唱:三岔路口枯树桩,根系发达枝叶光。乌鸦麻雀无栖处,专撬蚌壳治骚痒。另一女咏:古井贡酒源不断,琼浆玉液供朝官。一朝尝味终身醉,抛妻弃子丢江山。书记哀叹:能屈能伸一根棍,通天通地通人性。成败皆在掌控间,祸福全凭套松紧。把个悟空气的七巧生烟,幸好悟空乃石头化身,若是八戒,又要不可名状了。但悟空却不知如何下手,又见那书记手戴戒子,去这二位女秘身上狂揉乱摸,心生一计,将蜂刺寄在书记的戒子上,正好书记去揉二女奶子。只听二人惊叫不已,倾刻,胸部膨胀,乳房如待挤牛奶,书记尚拍手称快,连赞奇迹。二女虽已退缩,但书记余兴未尽,又去二女私处捏把,二女更是鬼哭狼嚎,霎时,下体鼓囊如发情牛毴。书记更是兴奋异常,取来相机,说要给她们留下这丰乳肥臀的光辉形象。又令二秘重叠拥抱卧于床上,美其名曰连环套,书记要来个上蹿下跳解连环,并也录下像来,记住了这美好时光。二女强忍痛苦,又不好声张,一女只得说:"都日红了,书记该上班了。"书记说:"日红才好,正是高潮。""我是说太阳照红了山了。"另一女说:"怎么才日红了呢?都日上三竿了。"书记又道:"日上三竿算什么英雄好汉,我要百尺竿头,更进一步。""我是说太阳已经升起三竿高了。今天上午不是答应解决福临山那帮猪罗的事吗?""让他们跪着,老子日老子的屄。敢与我高家作对,翻翻历史,哪次姓朱的占了上风。"悟空眼看这书记执迷不悟,螫那二女有点偏离主题了,于是拔下毫毛,变成一群马蜂,去那书记身上螫了个体无完肤,书记二秘顾不及穿衣戴帽,狼狈从后屋逃到前屋。悟空驱蜂紧追不舍,三人也不顾羞耻,再开开前屋门逃到走廊上,继而逃入电梯中,逃下楼去。而马蜂一路尾随,他们连打电话也不敢伸手。直到赤条条地被撵出大楼,来到庭院中,惊得那四大班子的大小头目顷巢出动,围观胜景。直到在悟空假尸首处,马蜂才收将去。那些保安再也不管这老媪尸首横陈,只去将书记等围成人墙,暂时遮档一下观瞻荣辱。
  
  一会有人将书记秘书的衣服拿来,刚穿上,书记便大发淫威:"看什么看?你们一个个不去上班,看老子撤了你们的职!高富贵,你这楼是怎么修地,蜂子都能飞进来,这不是豆腐渣工程么?还有高干子丶高干弟,你这两个王八蛋,一天左提案,右法治,怎么连蜂子都治不了?看来我得先治治你们。"这些走狗喽罗,见势纷纷散去。书记发现眼前又趟着死人,又大骂公安局长:"高攀龙,你老娘死了,还要摆在这儿诈尸不成?"公安局长刚才没有来,因他老婆正是女秘之一。这时走来,面向书记还满脸堆笑陪不是,转身大骂保安一个个全是吃干饭的笨蛋,竟让一个老妇人闯进来死在这里,大喝立即抬走。众保安道:"她是从门缝中钻进来的,我们鸣了两枪她就吓死了,我们去拖怎么也拖不动,正要喊吊车来呢?书记就出事了。""我不信,一个骨瘦如柴的老屄壳,几个小伙抬不动,瞧我的。"局长脱衣挽袖,去拖悟空假尸。时悟空元神以回,趁势站将起来,从局长背后扑下去,将局长牢牢地压在下面。书记蹲下想看看究竟,悟空又将杵路棍去那膝后横着轻轻地一扫,并压将在小腿上,书记也乖乖地跪下动弹不得。那高富贵,高干子,高干弟见说赶紧又出来,陪着书记跪下。悟空偷眼望望门外,福陵山人早已不见踪影,只有八戒呆呆地向里张望,又见一大车扛着大杆子开来,铁钎门开后,直往里来。又见后面成千上万人跟来,虽被挡在门外,但谁也不下跪,反而有说有笑,有打有闹。显然此事惊动了全市百姓,纷纷前来看热闹的。那吊车开进来,用勾子去勾住悟空腰间布带,开动卷扬机,但见人不动车子倒翘了起来。司机只得放下,正惊奇间,悟空自己爬将起来叫道:"高富帅,好玩吗?""你是何方妖孽?敢直呼我大名!我是这高老庒市庄主,公称书记是也,谁不怕我三分。又俗称阎王爷,鬼见我也低头,你竟敢将我作弄。""我不是妖孽,乃是你祖先人请来降妖的,前称齐天大圣,后叫斗战胜佛是也。玩你简直是小儿科,关踺是为了教化劝善,救苦救难为要。你作为一方父母官,居然搞家族统治,置他人生死于不顾,骄奢淫逸。那福陵山朱家人氏有难,已跪等多日,你既答应今日相见,都半晌过了,你居然还在与女妖戳把戏。似尔等狗官,若不看佛面,一棍打死,方解我气。""孙悟空?别吓唬人,我从来不信什么书,从来不尊什么佛,量你个老不死的疯狗,要收拾你,就如踩马蚁,还敢口吐狂言。""狂与不狂,尔等看看。"说罢,悟空转了个圈,将杵路棍抡了两回,去那吊车悬臂上挨了一下,便掉下来一截,吓得这帮高官面如土色。悟空转身往外走,书记下令保安警察射击,可子弹就是穿不进去。
  
  悟空来到门口,叫上八戒,钻入人群而去。猪猴二人来到街上,但见万人空巷,纷纷去看热闹。又有人议论说:"听说是孙悟空丶猪八戒显灵了,把高富帅剥的赤条条地吊打。"有人制止道:"别乱说,世上哪有什么孙悟空猪八戒?小心当成造谣者被抓起来。"又有人附和说:"书记大人是有三头六臂的高人,怎能就被一个老妇剥光,难道这是个老淫妇?我看八层是谣言,咱们都别去看了,说不定会被当成窥视领导隐私罪被拘留的。"悟空问八戒:"你那些乡亲怎不见了?"八戒道:"嗨!你别提了,他们见你死了,怕惹火烧身,急急地作了鸟兽散,我怎么劝也劝不住,这些没志气,没血性的东西,何该受高家欺凌,咱只显显本事,休去较真。""亏你还是他们的祖先人,连子孙后代都不保护。""我哪来的子孙,当年与高小姐虽苟且了三五月,因名不正言不顺。闲我长的难看,说什么要优生优育,不知使了什么法子总是怀不上。不久,就被你绑架来跟师傅到西天取经去了。那个破罐子,不知谁检了个漏,装了什么杂种呢?若是我的子孙,他高家再高也得低三分。这下好,优生优育,可尽是孬种懦夫,模样象个人,活的如猪狗。""这也不全怪他们,其中也有你的份。这人好面子,首先姓猪就大煞风景,其次又出了个你这么个妖怪,天下人都知道这福陵山是邪魔之地,妖孽之所,受人鄙视,被人排挤就顺理成章了。""咱别扯远了,今日大闹了高老庄,他们肯定又要将我们当恐怖分子来个全市大搜捕,我们且让他们折腾去,咱到福陵山去转转。""我也这样想,不过这福陵山是你的一亩三分地,有一差二误当由你处理,老孙只作客。"
  
  二人也不腾云,也不显原形,依然成老农状蹒跚而去。看似缓慢,可脚下缩地,实际行走如飞。但离福陵山还有老大远,便见围栏高立,山门挡道,上书<福临山风景名盛保护区>,所有一切车马,通不能进。而到得里面,又是大巴又是电排,说是到云展洞旅游区的,要多少多少钱才能坐。八戒道:"这福陵山怎么改福临山了,云栈洞也改成云展洞了?"悟空道:"今人好虚荣,原那陵意为墓,乃埋人之所,大不吉利,所以改临,意为福气降临之意,以勾引更多的愚民来此享福气。栈,乃畜圈,更不雅观,改展多好,比你那将云圈起来大方多了。况云展而雨来,今人又将云雨比作男欢女爱,这又迎合了俗子寻欢作乐之心态。这就是今人聪明之处。""那圈这么大的地,大老远就设关挡道,又是为何?""你不见外面车不让进,里面车照样开吗?不一样的就是要给钱。这就是为了坐地收钱,老远拦住,步行路太远,自个车又不能坐,这也是今人精明之处。这一切一切,都是为了向钱看。嗨!你不是也爱财好色吗?这就叫小巫见大巫。""猴哥你又拿我取笑了。"二人无钱坐车,八戒虽是老地主,理应熟习一草一木,都因今人开发,乱挖山筑堰,乱建亭台楼阁,乱修道搭桥,将此山弄的面目全非。因此八戒也多不识路径,不过也没费多大功夫就到了云展洞外。但见:洞口壅塞,两道门一进一出。侧边低屋,小窗内堆金积玉。二人无钱买票,只得一边站着,眼看天色暗将下来,可游人似如牧羊晚归,大批小批地前来。八戒道:"咱们还是变个苍蝇飞进去吧!"悟空说:"你就想不出个新花样吗?"八戒想了想:"有了,我以前常遭蝙蝠吸血,今天咱们也作作吸血鬼,变成蝙蝠如何?"悟空点头:"然也!"二人化成蝙蝠,飞将进去,但见:上有洞,下有洞,两边还有猫儿洞;有大洞,有小洞,深处还有隐藏洞;有主洞,有岔洞,洞洞里面通洞洞。二人在里面晕头转向,八戒一心想寻自己下榻,却早己扩成了一个大厅,原来只有一巷到底,如今开得回通八达,把个福陵山都掏成了空壳壳。二人倒挂在大厅顶上,鸟瞰下面人声鼎沸,群魔狂舞。你搂我抱,我进你入。敞衣撩裙,伸手弹足。一曲终了,狗男狗女便去四周小洞中休息,片刻歌乐再起,这些个男男女女又换着人儿抱对。如此三五番后,那台上忽电光闪烁,有-艳女出来,长发薄纱,风姿妖娆。高声说道:"各位游客,我是洞主高附凤,欢迎你们来到云展洞。为了对各位的厚爱表示感谢,我们下面特为各表演我们的传统保留节目:叫<猪八戒背媳妇>,祝愿各位度一个欢乐的夜晚。让我们一齐放纵吧!有请高企管先生和高娼贱小姐"八戒小声嚷道:"你是洞主,那我是什么?这不成了凤占猪巢了吗?再说背媳妇也是我姓猪的,哪有高家子弟把高家小姐当媳妇来背的理。"悟空开释道:"你是过去的洞主,她是现代的洞主,一千多年了,连江山都几度易手,何况你这个小洞。同姓婚配,据说法律只禁三代,况这高家打你那时算起就几十代了,这合法的。况人心不古,为了肥水不流外人田,就你那老丈人,后来还不是招个姓高的作的女婿,不然他既无儿子,那来高姓后生。因此那同姓不婚的老古套早就被打破了,这还是台面上的。台面下的更是乱的一塌糊涂。"说话间,就见那猪八戒背着高小姐出来,猪八戒是三步一回头,高小姐是一回三脱衣。才转得一圈,八戒假装累了,放下高小姐。高小姐已是无衣可脱,在电光闪烁下,三道风景时隐时现。又见八戒也宽衣解带,筋骨尽露。二人就在台上演起了床上戏,勾引的台下男女老嫩不分,纷纷如饿狼扑食,群交乱配。悟空只得紧闭双眼,八戒看的七巧生烟。
  
  八戒大声吼道:"老猪再好色,也讲个明媒正娶。老猪再霸道,也还讲个礼义廉耻。如此这般,简直就是对我老猪的污蔑,我今日定要清理洞府,雪我耻辱。"八戒正要显身提钯,悟空忙制止道:"我等已受戒入佛,不能杀生的,吓唬吓唬就行了。"八戒道:"唉!咱也就舍几根猪毛,再变几只蝙蝠吧!"说罢扯一撮猪毛撒将下,霎时变为一群蝙蝠,去这帮人身上乱咬。这些狗男女,丢盔卸甲,掉裤落裙,屁滚尿流的就往外跑。待台下人跑光了,悟空八戒返朴归真,显出原形,跳上台子,前后搜寻,将那高附凤从一衣箱里拉出来,这新洞主见老洞主,早吓的魂不附体。八戒问道:"适才你自封洞主,可认得我是谁?""你.你是猪八戒。""你敢直乎爷爷法号?""不敢,你是猪先人,不不不,你是祖先人。""你是洞主,那我该是什么?""你是老洞主,不不不,是祖宗的祖,就是云展洞老宗祖。至于我,本是本市公安局长之妹,他攀龙,我附凤。因嫂子是书记的秘书,四大班又常要举行一些特殊活动,领导又要搞一些神秘勾当,公开场合不雅,委托外人不妥。所以想到这云展洞,以旅游开发为名,由我牵头领班,实为官腐场所。这样万一有什么事,上有我哥罩着,保证万无一失。所以小女子斗胆号称洞主。冒犯老祖宗了。""那我问你,这福陵山被全部围了进来,良田沃土成了荒山野岭,塘堰灌渠用来养鱼养虾,民房工棚变成亭台楼阁,而你们却将山民迁于外面,不管其死活,这天理何在?""拆迁建设补偿都是政府的事,前几年基本都兑了现,最近两年财政吃紧,时有拖欠,这是事实。""你日进千金,赚那么多钱,而不管山民食不果腹,良心大大的坏了。""老祖宗差矣,日进的大部份都是水货。来这儿百分之六十是大小官员,不但不买门票,而且吃喝玩乐丶日嫖夜赌都不给现钱,记账后还要超额开票,去收欠账不但耗费人力物力不说,还要耍赖打折吃回扣,或根本不认账,十能收五就不错了。百分之三十是大款,这些人财大气粗性霸道,虽少有欠账,但若稍不满意,骂人打人砸厅堂,钱一个收不到,反叫你赔礼道欠加补损,成了偷鸡不着蚀把米。百分之十才是能够温饱的平头百姓,除掏钱买门票外,什么高低消费休想掏出他一个子来。若是能赚大钱,我何苦亲自叫阵拉客,丢人现眼来。""看你说的这么可怜,何不另行门路,将此山发还山民?""俗话说,事临头,不自由。一来这是官道乐土,他们怎地舍得;二来还得为家,若我不干,那高富帅就不会放过我们;三是我虽贵为老板,但实际干的下三烂生意,在行人人吹捧,隔行狗屎滥贱。要发还,除非这天塌了。""谢谢你提醒,我没本事把天捅塌,但把这山铲平还是不在话下。不管你说的是真是假,今天我一定要为山民们讨回公道。你滾吧!我要毁洞踏山了。"这高附凤也连滾带爬地逃出洞来。悟空八戒先在洞里放一把火,要将人间的污秽烧个精光,以免污染阴曹地府。然后出得洞来,只见外面亮如白昼,原来又是公安警察前来围捕恐怖分子的。一阵排枪打来,悟空抽出金箍棒左右飞舞保护八戒,八戒举起铁钉钯,一声令符,九齿钉钯就在福陵山背上来回地刮,有如牧人为马梳鬃。但听一阵隆隆闷响,福陵山飞沙走石,云展洞扁塌冒烟。那些围攻的装甲坦克,连人带车,纷纷投岩。混乱之中,悟空八戒进一步扩大战果,将在山内的一切设施,捣毁了个干净。
  
  八戒怒气未消,扛着钉钯,同悟空腾云再去高老庄市,将那牌坊一钯勾倒。又要去那党政部,也要几钯勾翻,悟空忙制止道:"成功者不可毁败,想这楼房也是人民的血汗钱修的,官员之坏不等于房屋之错。"八戒道:"师兄何时有了菩萨心肠?殊不知这人心好坏与其衣食住行有很大关系。一个平头百姓,终身为一日三餐奔忙,如福陵山之民,他们没有那闲功天去使坏心眼作坏事。这些个达官贵人,锦衣玉食,豪宅豪车,曾天就想着收刮民财,鱼肉百姓,自身不知苦,岂管民间苦。""你说的是有理,但这房子实在可惜,你要出气,只将那宝顶勾翻,以示警告。至于这些狗官,想必经我们这一闹,也必将改邪归正,或许因臭名远杨,他们的上面,上面的上面也要治一治的。或我们返回天庭,将此狗官恶行,写入奏章,让佛主夺了他们的福禄吧!""好吧!就来个以观后效。不过我推测没什么效,岂不闻上行下效,他们上面的上面,无非就是强盗搭码肩,越高越坏。而上面若不照顾下面,上面就上不去的。你猴哥没食人间烟火,不懂的。""别懂不懂了,快快行事,你我好返回天庭,不然那沙师弟露了馅,又要被师傅责怪。"八戒举起钉钯,将那圆顶勾将下来,在庭院内如滚西瓜。待停下来,里面竟钻出四个人来,悟空走睛一看,正是那个高富帅丶高富贵丶高干子丶高干弟。四人还连连称赞:这诺亚方舟还真管用,能抗十级地震,若不然,我们就一命呜呼了。悟空上前大喝:"狗官,可认得爷爷。"四人摇摇头。悟空又变成老妇人,这四大高官才有点映象,连连点头说认得。那高富帅还要犟觜,悟空又变出一群马蜂将四人螫了个鼻青脸肿。然后道:"你们以为躲在逃生舱里就安然无事吗?告诉你们,当官没有天理,天不容之;为人不讲良心,地不容之,象你们没天理良心,天地不容,命无处逃。我们今日不杀你,一看佛面,二看你们以后表现,是否能痛改前非,到时定夺报应不迟。"说罢,也不管他们扣头谢罪,化烟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