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HOME
  2. 企业文化

澳门百家乐非常喜欢养小动物

 
   那一年不知是我家那个孩子捡回来一只小麻雀,放在一只纸盒子里,真是小啊,身上的毛还没长全呢,斑斑驳驳还露着粉色的皮肤,除了喳喳叫连米都不会啄 。父亲早晨起来洗漱完毕,母亲的早饭还没有做好,每天在这个间隙父亲就去饲那只麻雀,他细心地掰开它的小嘴,把小米一点点的塞在里面,还要给它水喝。父亲那时的神态认真和慈祥,我觉得他就像是哺乳自己的一个孩子。
   就这样日复一日,那小麻雀眼看着羽翼渐丰,一天早晨父亲喂完了它最后一口米,大约是想让它换换空气吧,打开了窗户,没想到那只麻雀却一下子飞了起来,眼看着越来越高就去远了。父亲也有些出乎意料,他一直目送着这只鸟儿不见了踪影才回过神来,有些欣慰似乎还有些怅然,我想父亲大概是在乎它不应该如此的略无回顾吧!我那时还是个孩子在上小学,但这件事却记忆深刻。
   至于母亲则更是喜欢动物。早年间在磁县故乡家家养狗,但大都是把它们当工具看家护院,除了给口吃的平时不理不睬。可母亲却向来是细心地照顾和关心每一只狗,给它们交流,认为这些狗也是家里的一份子。有一次我家的狗因为去偷吃邻居家的食物,被人家追着砍了一刀,母亲那几天恰好不在家,回来后发现狗的伤口都生了蛆。母亲心疼极了流下了眼泪,她立即找来了药物给狗洗涤治疗,每天都含泪给狗换药直到伤口愈合。
   在王风矿的时候家家养鸡,那年我家也养了三只母鸡,母亲给每只鸡都起了名字,每天快乐的喂养它们,它们也经常“咯咯蛋”的报答。忽然闹起了鸡瘟,我家的鸡虽然没死 ,但其中一只却留下了后遗症,脖子成了歪的吃东西都啄不准,更别提再生蛋了。换上别人家早就一刀杀了,但母亲却是更加细心地照顾它,给它改名歪脖。每次喂食母亲都是蹲在地下,用手挡着另外的两只鸡,先让歪脖吃饱。那两只鸡要抢,母亲就一边用手推一边嗔怪说:“看你这个人,看你这个人!一点也不知道互相照顾!”我看了可笑,就说:“娘,那是只鸡好不好?你怎么老是叫它人呢?”母亲也笑,但依然对每只鸡亲昵的“你这个人你这个人 ”的叫着,我行我素。
   那时只要有流浪狗和猫撞到我家来,母亲都必要喂食,如果是在切肉,也一定要切下一点让它们吃。要知道那是六十年代,家里很少吃肉的。我抗议说:“娘,你对那些动物比对我们孩子还好呢!”母亲总是说:“赶上了嘛,人少吃一口怎么了?”其实我也是故意说说,我的心情和母亲高度共鸣。
   与其说是父母亲的潜与默化还不如说是两人的遗传,我们姊妹几个每人都爱护和喜欢动物。先说姐姐吧,早年间喂了只猫,她就经常上街头的食堂找食客吃剩的鱼头,带回来给猫饕餮。要是平时去做这件事姐姐会很不好意思的,但为了这只猫就会不再乎。当然这只猫在姐姐的喂养下又肥又壮,圆圆的大脸像只老虎,可爱极了。
   后来姐姐又喂养了一只宠物狗缘缘,狗通人性和人很亲姐姐更是喜欢,每天抽出时间带狗去玩 ,走到哪里也带着。那次姐姐带着缘缘,我也带着我家的狗狗纳米一起回磁县,刚下过雨街道有些泥泞,我家的纳米还小有些调皮不好好走,而缘缘就比较乖。姐姐玩笑道:“看你家纳米一直捣乱,看我家缘缘有多听话啊!”言毕小小得意。 我本来无话可讲,纳米是有些不服管教嘛,就在这时缘缘一脚不小心摔进了水洼里,弄了一身的泥水,于是趁机幸灾乐祸,说:“你家狗狗真是太听话了,听的都到了泥坑里成了水泥狗了!”我们互相调侃着,享受着爱犬给我们带来的开心。
   后来姐姐一时疏忽缘缘被汽车撞死了,姐姐伤心地大哭,一直在心里想念放不下,她写了一篇文章《另类孩子》送到邯郸晚报编辑部不久就发表了。我们都称赞她写得好,其实是一片真情所致。有道是真感情就是好文章,即使对一只狗狗也是如此。
   姐姐养狗养猫养鸡养小乌龟,所有的动物她都喜欢。她经常说最理想的事情就是在乡下有一个大院子,她好好地养上几条狗几只猫,不让它们在嚣暄的城市里再受伤害。或许她也会开辟一泓小小的池塘养几只小乌龟吧,那样的生活也是我希望的哦。
   三妹也是这一段养只狗,那一段养只猫,喜欢的了不得。刚到张家口工作的时候,招待所院子里有一只猫生了五只小猫没人管,三妹居然一并都养了起来。那次母猫收了惊吓,把五只小猫都用嘴衔着转移了地方,三妹找了半个晚上,最后在山腰的一个洞中找着了,好在我的儿子和儿媳也在,三个人于是在夜里攀岩把所有的猫都抱了回来,听着还真有几分冒险那!
   大约是八九年前吧,三妹到保定市去看望甥女柯柯,也是巧了正见到一只小鸟从树上摔下来腿折了,于是三妹就把它带回邯郸,自制“夹板”疗伤。后来这只斑鸠腿伤好后就在三妹家生活,每天在屋子里飞来飞去随心所欲。期间曾经飞出家门一次,在一棵树上停留了一段时间,大概是感觉不太好吧,以后它就无论如何也不肯出去了,即使是大门洞开也不为所动。
   三妹给这只斑鸠取名大鹏,全家人都喜欢它,在一家人吃饭的时候,大鹏就会飞到餐桌上站住,瞪着小眼睛看大家在吃什么,遇到对口味的也会吃一些。早晨大鹏会飞到外甥索航的枕边,和迷迷糊糊睡醒的小主人大眼瞪小眼四目相对,有趣极了。大鹏从小就和人生活在一起,它可能早已不知道“鸟生”是什么样子,它不吃虫子只吃小米绿豆,最喜欢吃瓜子仁之类的食物,当然也经常得到满足。大鹏应该是也和人产生了深厚的感情,三妹说只要每次家中几天无人,即使留足充分的食物大鹏也会看得出消瘦,它不但要生存,而且要情感抚慰。
   就这样这只斑鸠大鹏在三妹的家中生活了七年,直到老死寿终正寝。期间我们说三妹你给报社打个电话吧,一定有记者来采访大鹏写文章,说不定还能上电视节目呢。三妹却不以为然,她认为爱护动物是自然的应该的,只要自己心安就是了。
    最后再说说四妹,她对动物的喜欢比姐姐们有过之而无不及。她养过两次猫,每次都是一养两只,她说如果一只那猫太寂寞,应该有个伴侣。有时四妹带着它们出去玩,那两只小猫在篮子里探出小小的脑袋,好可爱哟。
   在养猫的同时她又养了一只狗,我们去她家做客,十几口人再加上狗狗和猫猫分外热闹。猫和人不太亲昵,我们争着抢着去抱它,猫还在我们的怀里挣扎着要跑开呢,狗狗就不干了,一只大狗头倏地就伸到你的眼前,意思是:“你干嘛不抱我而去抱那只猫?它不识好歹,我可是在这里一直等着哪!”要是都不抱也就罢了,只要谁去抱猫那狗就去谁的身边争宠,屡试不爽。
   更有趣的是四妹那年也养了两只鸡,都是雄的,她可真是把它们当宠物养,每天没事就去和鸡在一起玩,或许是四妹对这两只鸡太好了,那鸡见了四妹就伸嘴往她身上啄 ,好像是孩子见了大人在撒娇。那天姊妹几家说好了在我家聚会,到了中午人都齐了,可是四妹左等右等都不见。好不容易她姗姗而来,手里提着一个袋子却装着那两只公鸡。四妹解释说是人来做客很热闹,可鸡在家里就太寂寞了,于是要花时间把它们也带过来一起躬逢其盛。看着那两只鸡在阳台上咯咯叫着昂首踱来踱去,我们大家真是又可气又可笑。
   如此篇幅啰啰嗦嗦的写了些鸡飞狗跳鸡犬不宁猫跑鸟儿飞,或许友友们不喜欢动物的觉得有些过分有些矫情有些不以为然。栀子却要在这里告诉大家,关于本人怎样的喜欢和爱护动物尚没有描述哪,一家人爱动物爱的深情而热烈,我又如何能够没有表现?不过那就是另一篇的内容了,希望诸位爱屋及乌,受累先把这些文字读完,栀子当感谢不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