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HOME
  2. 新闻中心

他们走的很慢 总是慢悠悠的陪着另一半过生活

天亮就是睡不着,习惯啦,起来简单的梳洗,出去散步。
  
  走到小桥头,有几个年轻人抗着锄头,见是熟人小张、小李等,我与其打过招呼,就与他们一路同行,我问:“去做啥?”小张说:“去锄杉木,”接着,小张对我说:“你呀,真是有福不知享,早晨多好睡,我是没得睡,闹钟催我起来,不然这个时候睡觉多舒服!”我对他说:“哎,就是羡慕你们,能吃,能睡,能做,你看我现在这个样,有吃,吃不下,有睡,睡不着,想做事,吃不消!”小李接口说:“你可以去种菜呀,种菜比走路好,即是锻炼,又有收入。”我哈哈大笑,我说:“我是为你们呀,你想啊,我没种菜,就会买你们的菜,如果我也种菜,你们的菜谁买?”说的小张等人哈哈大笑。小李接着说:“哎,啥时候能像你一样,不要做事,多好。”我说:“你呀,真是不知福啊,你还年轻,你到我这个年纪,你会更幸福的!你说想我这年纪,我还羡慕你年轻呢,要是能换,我把房子都给你。”说的他们哈哈笑起来。
  
  路开叉,他们走进山垄,前面是董老,我赶上了,董老比我大十几岁,每天很早就起来走走,我叫声:“董老,早呀”,董老说:“哎,睡不着,起来走走,”闲聊中,董老说一句:“你是老干部啦”,我急忙制住他,我说:“千万别呼我老干部,羞死我啦。在你面前,我顶多算小干部”董老走的慢些,我对他说声:“对不起,我先走啦,”我放开脚步。
  
  前面是一群都认识的中年妇女,他们栏住我,阿莲对我说:“黄老,别走这么快,与我们一起走好吗?”我说:“多想与你们一起走,可我老啦,你们有私密话,我在不方便吧?”他们把我缠住,谷芬问我:“哎,你说老?看你不像老呀,你多大?”我说:“大概有三十几吧”,谷芬哈哈大笑,“我都四十多,你三十几还老?”我一本正经地说:“我是公岁!”谷芬不解地问:“啥叫公岁?”我装的一脸愕然地说:“这你也不懂?我问你,一公尺等于几尺?”谷芬说:“这谁不懂?一公尺等于三尺!”我接着说:“那一公斤等于几斤?”谷芬说:“这是小学就学过的,一公斤等于两斤!”我笑啦,我说:“说你读书不努力,你不承认,不懂吧?公岁也是一岁等于两岁!”说的大家都哈哈大笑。我迈开脚步,很快就超过他们。我知道,他们每天走到两公里就回头,我是一定要多走500米。
  
  回转的路上,还是被这些妇女档住,许银问我:“你的头发乌黑,介绍一下是如何保养的?”我严肃地对她说:“这虽不难?但是我家的祖存秘方啊,我告诉你,你可不许外传啊。”许银兴趣地走在我身边,惊奇地说:“你告诉我吧。”我声音压低:“你们知道,每月的初一、十五很多人点香,对吧?说明这个日子特殊,做事灵验,所以,要想头发乌黑,每逢初一、十五的清晨,用锅底灰搓头发一遍,你试一个疗程看,效果老好!”说的他们哈哈大笑起来,接着我说:“最近参加一次婚宴,听介绍,我不敢搓啦。”许银问我:“为啥?”我说:“他们都说‘白头偕老,说明白头好呀,你听过有人说乌头偕老吗?”一句话又把他们逗乐。
  
  我要走前面啦,可他们还是缠着我,胡柳说:“听说你很能讲故事,你说个故事我们听,就让你先走,我笑问:“真的?”胡柳说:“真的,”我说:“好!从前有一个三口人家,夫妻俩,一个孩子,这个孩子很会流鼻涕,经常流的好长,有一天,他爸对孩子说:‘你把鼻涕擤啦,我给你一块钱,”儿子说:“真的?”他爸回答说:“真的,”儿子转过头,只听“晞”的一声,转过来,鼻涕真的没啦,伸手向他爸要钱,他爸见儿子真没鼻涕啦,心里高兴,说:“哈哈,骗你的,擤鼻涕哪有给钱的道理?”他儿子怒目瞪着他爸:“我就知道你会骗我,说话间,只见他转过身,一声“噼”,转过来,鼻涕比原来还更长,还大声地说:“我知道你会骗我,我起先是吸进去,这下是喷出来,你看?”一伙人都笑啦。
  
  胡柳还是不让我走,说这故事简短,再讲一个才行,我说:“那好吧,从前有一家三口,……”没等我说完,胡柳就大声说:“又是一家三口,要换一个。”我说:“这是不同的村庄的,夫妻俩一个女儿,有一天父亲要去城里,女儿听说城里很繁华,要紧跟,不让父亲单独走,他母亲说话啦:“宝贝乖,你爸有事,就让他先走吧,咱们一会也到,这女儿还是不听话,”我停下不讲啦,胡柳说:“那后来呢?”我说:“没啦,”我放开脚步,少顷,后面轰起一阵大笑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