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HOME
  2. 新闻中心

一年四季里 只有在夏季能享受到两个月的短暂时光

 
  每当月亮升起,阿里就习惯在河边的一片树林里,倚着大树一边喝酒一边赏月。这种自在的日子,。
  
  盛夏的夜晚是惬意的,听着蛙声蝉鸣,喝起酒来兴致更浓。除了酒他还有一个最好的朋友---狗剩。
  
  可惜狗剩命短,儿子刚过了百天他就急急忙忙跑去阎王府报道了。狗剩是在乌苏里江偷着打鱼时送的命。当时阿里正在狱中服刑,没人告诉他。等他出狱的第一天跑去找狗剩,看到的是墙上狗剩的照片。
  
  没了狗剩,酒成了阿里最好的朋友。每次喝酒他都喜欢到这片树林里,树林里有他和狗剩嬉耍时的足迹,也是他对小慧第一次表露心迹的地方。他和狗剩爬过的那棵树如今已经长成洗脸盆口那么粗了,当初他用小刀子在上面刻的字已模糊不清,但依然像块疤痕凸出树的表面。只有他自己知道上面刻着什么字。
  
  当初阿里就是在这棵树上和狗剩学习爬树的。狗剩爬得快像个猴子,阿里就不一样了,他肥硕的身子爬起来很是费力,因为和狗剩学会了爬树,他才有幸在黑熊的掌下捡回了一条命。
  
  在阿里19岁的那年冬天,狗剩拿着自己制作的猎枪又偷出他爹那把猎枪,拽上阿里,从保护区一个偏僻缺口进了保护区。狗剩说冬天黑熊都在冬眠,反应很慢,他要替他爹报仇。
  
  狗剩他爹喜欢打猎,在小镇上是出了名的。每次有了收获狗剩都会喊他去吃野味。在他家阿里喝过飞龙汤,吃过野鸡炖蘑菇,还吃过狍子肉馅饺子。狗剩他爹沾沾自喜地吹嘘说,地上跑的,天上飞的基本上都吃过了,唯独还没尝过熊掌。在一次结伴上山打猎时,狗剩他爹真就碰上了黑熊,放了好几枪没打到要害,那只黑熊被激怒了,差点没把他爹吃了,在众多人的解救下从黑熊口里抢回了一条命。狗剩他爹的鼻子和一只耳朵被黑熊啃没了,右胳膊也断了筋。刚好镇上接到通知,他们镇上周边的原始森林被国家定为自然保护区,不允许在里面打猎。从此狗剩他爹放下猎枪不再打猎了。那把猎枪也很少让狗剩摸。但狗剩就是聪明,自己制作了一把猎枪,偷偷摸摸跑进山打个野兔打个飞龙啥的。后来被公安局发现没收了,因为他们镇处在中俄边境,山高皇帝远,即使有人打猎不出啥大事,没人追究也就不了了之了。所以狗剩的猎枪被没收后,他又做了一把。
  
  北方的冬天就一个颜色:白。还有一个特点:冷。最低温度达到零下50°阿里和狗剩进了大山,寒风像刀子,刮在脸上生疼。大雪到了膝盖处,走一会儿就累的“呼哧呼哧”上喘。他俩专找一些烂空的灌木,据狗剩他爹讲,黑熊一般都躲到那里去冬眠。每看到一处阿里和狗剩就用木棍子伸进里灌木窟窿里,没命地乱搅一气,也不知道里面有没有黑熊,反正看到了绝不放过。
  
  看看天已经过了晌午,肚子叽里咕噜乱叫,狗剩从怀里掏出老白干,递给阿里说:“喝一口,暖和暖和,没准儿一会儿见了狗熊也能壮壮胆儿。”
  
  老白干顺着阿里的喉咙辣辣地下了肚,凉凉的,暖了一会儿,周身热乎起来。他从棉袄兜里掏出几个鸡爪子,咸菜条子和馒头,递给狗剩,两个人坐在雪地上,小酌起来。
  
  原打算一瓶的老白干喝完,他俩就下山。没想到刚喝了一半,狗剩就说好像有人来了。寂静的林中除了风在沙沙作响,狗剩似乎还听到雪被踩踏发出的“嘎吱嘎吱”的声音。
  
  阿里嘴里嚼着鸡爪子,“呸”地吐出一块鸡骨头说:“是不是巡山的小张他们?可能看到我们进山了。”狗剩一仰脖子灌了一口老白干,抹了一下嘴巴,张开嘴哈出一口白气说:“我们走吧,被他们发现还要费口舌。”狗剩率先站起身来,几乎是同时他惊呼了一声:“阿里,快看,黑熊!”阿里回头正和黑熊来个对视,离他们五十米的地方,黑熊正朝这边看。阿里惊慌地说:“狗剩,快开枪!”“开啥枪?快点跑!”狗剩说完扭头向前跑,到了一棵大树前,噌噌几下就上了树。在树上破了嗓子大喊:“阿里,快点!往这跑,上树!”
  
  虽说喝点酒可以壮胆,但阿里的腿还是不停地哆嗦,加上雪到了膝盖,想快跑也是不可能的。慌乱中扔掉猎枪,就近找了一棵树往上爬,没想到黑熊很快就窜到了阿里的跟前,“哈赤哈赤”从口里吐着白气,一掌拍在正爬树的阿里屁股上,刺啦一声撕开了他的棉裤,白白的棉花和圆圆的屁股暴露在寒风之中,他本能地喊了一声:“妈……救命!”
  
  在生死关头,阿里瞪圆了眼珠子,使出吃奶的劲儿往树上爬,伸手死命拽住一个树叉子,他带着哭腔朝狗剩没命地大喊:“狗剩,你娘的,还不快开枪,打死这个狗日的!”阿里回头向下一看,没想到黑熊扶着树站起身来,张开嘴露出尖尖的牙齿和火红的舌头,哈出的白气扑到他脸上,阿里分明闻到一股阴森森的血腥气。黑熊掌又一次击中阿里裸露的屁股,只觉得黑熊坚硬的指甲钉进他屁股的肉里,没有听到“刺啦”声,但他分明感觉到了皮开肉绽的滋味。阿里的惨叫,在山林里回荡,传出很远……
  
  “砰砰”两声枪响,树上的积雪被纷纷震落下来,那只熊不知道中没中枪,反正是逃了。
  
  巡山员听到枪声后,很快组织人员进山,把阿里背下山。在山上他俩就商量好,一个人在外面活动找人,一个在拘留所里呆着。该着他们倒霉,正好赶上上级领导检查工作,对他俩的事做了重要批示,必须严惩不贷!阿里仗义为报狗剩救了自己一命,把责任都承担下来,那两把猎枪也说成自己的。最后狗剩被拘留15天,阿里伤好之后判了10年。
  
  自从阿里的屁股被黑熊抓了之后,消息像阵风很快就吹遍了小镇的大小角落。而且消息越传越走样儿,说什么阿里不仅后屁股被熊抓了,连前边也被熊抓了。街头巷尾,三一群,五一堆儿的议论此事。有些好事的人幸灾乐祸,说阿里当太监准合格,有些善意的人痛惜阿里,说他白瞎了那副皮囊,年纪轻轻不走正道,自己作的。
  
  在看守所那会儿,狗剩经常去看他,还给他带些吃的。后来阿里去了百公里以外监狱,狗剩只去看他两次。最后那次狗剩和阿里说,他要结婚了,以后可能不会常来看他,让他好好保重,争取早点出来。阿里说,媳妇是谁?狗剩说是小慧。阿里当时心里一痛,握住狗剩的手说,好好待小慧,祝你们幸福。
  
  其实小慧对自己啥心思他不知道,他对小慧可谓是上刀山下火海他都心甘。有一天他在树林里等狗剩,用小刀子在树上刻字,怎么就刻上了小慧的名字。碰巧小慧找自己家的大黄狗路过树林,就问阿里在干啥?阿里说给我媳妇写信呢。小慧咯咯地弯下腰捂着肚子笑,说,没纸我借你点儿,也用不着写在树皮上,你媳妇儿是谁呀?阿里半真半假地趁机说,就你啊!小慧说,大白天的说梦话吧?就你?看着像俄国人专说中国话,长在中国专讲俄国小说。要找也要找个中国人,你血统不纯!
  
  阿里虽然是中俄混血儿,但绝不能容忍别人说他血统不纯的话。特别是他喜欢的女人用这样的话来讥讽他,蔑视他。他觉得自尊心受到严重的伤害,他跳起来指着小慧的鼻子骂道:去你娘的狗屁理论,以后再敢在我面前说血统不纯的话,我打烂你的嘴。说完扬扬手作出要打人的动作。小慧委屈地哭着跑远了。看着小慧的背影,阿里后悔自己的冲动,扬起的手打在自己的脸上。以后再见到小慧,阿里有心上前解释,小慧扭头就走不理他。
  
  出狱后第一次见到小慧是在盛夏,在狗剩的家里。狗剩的爹娘也过世了,屋里空荡荡的。看着墙上狗剩的照片,再看看消瘦的小慧,身边倚着狗剩六岁的儿子。两个人都没有说话,阿里走了,小慧也没有送。
  
  那晚阿里喝多了,靠在狗剩家大门外喊着小慧的名字,喊着狗剩的名字。小慧隔着大门对他说:“你走吧,不要烦我们娘俩。”阿里偎在门口睡着了,一直睡到天亮。醒来的时候他闻到了一股馨香,是小慧的衣裳……
  
  镇上的人说,阿里上辈子欠狗剩的,这辈子是来还债的。还有人说是狗剩上辈子欠阿里的,救了他的命,如果阿里不在监狱里说不定啥样呢?
  
  出狱后的阿里找不到可心的工作,每天赖在床上十点才起,父母忙着经营个小超市,留他自己在家,无聊至极开始喝酒,一边喝一边唱:醉生梦死就是喝,要把青春献给小酒桌。
  
  那次在小饭馆里,看着醉眼朦胧的阿里,有人逗他说:“阿里,本来你长得就漂亮,前面再做两个大奶子,干脆做俄国妞儿算了。”小饭馆里就餐的人都哄堂大笑。阿里瞪着通红的双眼,摇摇晃晃从凳子上站起来,嘴里喷着酒气:“娘的,老子是纯爷们,额,为啥要当妞儿?”说完拿起啤酒瓶子对着瓶嘴儿,“咕咚咕咚”,一口气一瓶啤酒下了肚,“咔嚓”一声,酒瓶子被摔在地上,四分五裂。“大家听着,今天老子就证明给你们看,看看老子是不是纯爷们。”阿里说完搂起上衣,松了裤带。就餐的一些女人惊叫着跑出饭馆,有的骂他精神病,有的骂他耍流氓,有的点完了菜还没上桌就嚷着找老板退菜。阿里没有给自己挣得清白,倒惹来老板和厨子的一顿胖揍。以后每个饭馆见了阿里就像见了苍蝇,进了就往外轰,害得阿里只能在树林里去喝了。
  
  阿里的父母眼见着他自甘堕落,不求上进,看着人家抱着孙子,老两口对着叹息。看来在小镇上他已臭名远扬,找媳妇是不可能了,老两口商量着让阿里去投奔城里的三姨,找个工作,再找个媳妇,成了家也了却老两口的一桩心事。
  
  阿里也想着进城去看看,于是买好了火车票。他决定看看小慧作个告别。白日去了两次家里没有人,吃过了晚饭,看完焦点访谈,阿里买些孩子吃的零食和水果向狗剩家走去。离狗剩家仅三十米远,借着月光他看见一个高大的男人站在狗剩家的门口,不一会儿,大门开了,男人一闪身进了大门。
  
  阿里站在原地没有动,他在想进去还是不进去?